刘家来的人不多,只刘太医带着二儿子夫妇俩和刘三娘过来。

  当然了,老周家人也不是一起去见他们的,老周头和钱氏带着周大郎夫妇领着周立重跟在满宝身后去见了他们。

  为了不让他们尴尬,连白善和白二郎都没跟着,而是乖乖的跟在庄先生身边伺候,听着庄先生和观里的道长论道。

  周立重和刘三娘之前就见过不少面,她到过他们家饭馆吃饭,到过他们家祝贺乔迁新居;

  周立重也送过周满和周立如去济世堂,甚至在皇城里都碰过面。

  因为周立重去领周满的俸禄,偶尔正巧碰到她和郑辜郑芍进宫练习针灸,因为有周满这层关系在,他们就没少打招呼。

  但这样面对面的说话,关注点在他们俩人身上的,一次也没有过。

  所以一碰面,双方都有些尴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钱氏对这方面很有经验,她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刘三娘,觉得她既然是自家闺女的徒弟,那人品性格应该差不到哪儿去,于是看向满宝笑道:“你对玄都观不是熟得很吗?刘小姐是你徒弟,你快带了她出去逛一逛。”

  曾经做过四哥四嫂和五哥五嫂的工具人的满宝非常熟练的起身,招手把刘医女和周立重领下去了。

  周立重和刘三娘:……

  俩人更尴尬了,脸都红了。

  这会儿他们就忍不住想,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认识呢。

  满宝领着他们到了后院的树下,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见他们都红着脸低头不说话,就挠了挠脑袋,“你们自己聊?”

  周立重没想到小姑这么不靠谱,张着嘴巴惊讶的看着她。

  “主要是你们之前就认识,已不用我介绍了呀,”满宝伸手拍了拍周立重的肩膀,道:“立重啊,你是男孩子,你主动些。”

  又对刘三娘道:“没事儿,有什么问题你就问他,玄都观的景色还不错的,再往上去一些种有二十多棵梅树,这会儿应该开花了,你们上去看看?”

  刘三娘红着脸看了一眼周立重,微微点头。

  满宝就没话说了,于是背着手回去找刘太医说话,她觉得那里才比较适合她。

  留下两个小年轻面面相觑。

  还是周立重忍住尴尬先说话,“那我们上去看看梅花?”

  刘三娘点头,俩人一起顺着向山上的那条小道上去。

  周立重张了张嘴,还是出声了,“这事儿比较突然,昨天我娘和小姑才和我说的,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起来的。”

  刘三娘昨天已经被祖父说服,觉得师父家的确是最好的人选,但这会儿也有些尴尬,她胆子再大,再有主意,这会儿也不过是个十八岁左右的大姑娘。

  也是第一次相亲呢。

  她低低的应了一声,慢慢倒放开了,她扭头看了周立重一眼,然后笑道:“你要是不愿意,我可以去和师父说的。”

  周立重微讶,不太好意思的道:“我,我并没有不愿意,就是有些突然。”

  他转而问她,“那你是愿意了?”

  刘三娘红着脸,不过却抬着亮晶晶的眼睛注视他,问道:“若是以后我和师父一样要在宫中为官……”

  周立重就敬佩道:“你可真厉害,比我厉害多了。”

  刘三娘目光炯炯的问道:“你会允许吗?”

  周立重微愣,点头道:“为什么不允?你这么有本事,就算是不在宫中当官儿,也能在外面做坐堂大夫吧?”

  他道:“我听立如说,你现在的医术就很厉害了,已经能在济世堂里坐堂开方。”

  刘三娘见他面上没有一丝勉强,憨憨的脸上透着几分真诚,她便忍不住笑道:“其他男子很是介意女子抛头露面,我以为你也会介意的。”

  周立重愣愣的摇头,道:“我家没这个规矩,而且我家的女子可比男子能干多了。”

  比如立君,要不是外出危险,她也暂时不想去草原,不然他和立威肯定都争不过她。

  比起他们两个,四叔肯定更喜欢算账口才更好的立君。

  刘三娘却是想起了她师父,赞同的点了点头,心中高兴起来。

  她觉得祖父说得对,周家有可能是最适合她的人家了。

  于是刘三娘再抬头去看周立重时就越看越满意,她第一次发现周立重还挺俊的,身姿挺拔,眼眸修长有神,认真的看着人时尤其好看。

  周立重还在绞尽脑汁的想话题,既然刘三娘问了当官的事儿,那他便也忍不住问了问出远门的事儿,“……你知道的,我家远在绵州,有时候还要去草原上收药材,所以会时不时的出个远门,你,你介意这个吗?”

  刘三娘想也不想的道:“不介意呀。”

  她笑道:“好男儿志在四方,我会打理后宅,让你心无旁骛的立业的。”

  她爹不就隔三差五的出远门吗?

  然而他出远门也没多少成就,往往还需管事帮忙调度,相比之下周立重比她父亲还能干些。

  她昨天已经从周立如那里打听出来,今年周立重就跟着他们四叔去过一趟草原,不仅买了药材回来,还买了好多牛回来,赚了好多钱。

  周立重一听说她不介意自己出远门,再看刘三娘也觉得她既温柔大方,又贤惠好看了。

  于是一个低头,一个抬头,对视后就忍不住笑起来,然后微微红着脸低下头去,再抬起头时,便发现他们到了山上,路两边栽种了不少梅花,此时正含苞待放,花枝上有几朵梅花已经半开,隐隐的暗香飘动,还挺好闻的。

  而此时,山下一间客院里,刘家和周家的交流也才进入佳境。

  刘二郎和刘二太太心里其实是不太赞同周家这门亲事的,他们甚至不太赞同女儿继续学医,然后进宫为官。

  但一来女儿坚持,二来,这件事是刘太医拿定的主意,所以夫妻俩才不得不来相看。

  刘太医觉得他们家和周家也算门当户对,但刘二郎夫妻不这么认为,俩人的理由也很充分,周家是周满当的太医和编撰,又不是周立重的爹做太医。

  将来周满一出嫁,周家还有啥?

  那就是一家农户了。

  他们本来想给三娘找个小官之家,最好丈夫也在读书,可以考取功名的那一种。

  当初刘三娘小小年纪进宫里做医女,为的不就是要这个恩典,年满二十后可以出宫选个好人家出嫁吗?

  他们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女儿突然间就自己变了,还说什么,夫家好到底不如自己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HCKC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解开胸罩揉着她的乳尖,解开胸罩揉着她的乳尖最新章节,解开胸罩揉着她的乳尖 天籁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