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迷农女忙赚钱 211 懵圈的屋里人

小说:财迷农女忙赚钱 作者:风吹梧桐 更新时间:2020-07-07 12:39:14 源网站:天籁小说网
  苏半夏的操作过于快速,而她把苏迎春带走之后,压根不管屋里留下的人都是什么样的表情。

  而被带走的苏迎春,整个人都是,我是谁,我在那儿,我在做什么?灵魂三连问,却一个字回答不上来。

  而把人给带出来的苏半夏,直接把人给送到洗漱间,“姐,你先洗漱。”

  “哦,好的。”苏迎春听从安排,乖巧的说道。

  此时此刻,苏迎春就是苏半夏的提线木偶,她说什么,她就做什么,完全不带自己的思考,更不带反驳。

  在门口等着,然后将人给送回房间,叮嘱道,“姐姐,进屋了就把门锁起来,听话休息。”

  苏迎春再次点点头,跟苏半夏道了一声晚安,关上房门,躺床上休息。

  躺着无法闭上双眼,回过神来,终于明白她都做了什么事情。

  伸出手捂住双脸,恨不得时间倒回到半个时辰之前,她一定不会好奇半夏他们找范乔都说了什么。

  她居然在家里人的注释之下说要嫁给范乔,她一定是被冲昏了头脑。

  完全没有一点点姑娘家的矜持。

  范乔他,会怎么看自己呢?她是不是因为势单力薄被家里人逼迫的呢?

  从这一刻起,苏迎春在唾弃自己,也在怀疑范乔的决心。

  苏半夏就是不希望范乔太开心,也不喜欢苏迎春想太多才把人给拉走,让她先把在屋里的事情一个人消化才把人给拉走的。

  但是,苏迎春关上房门之后,还是该多想的多想,并未听话的闭上眼睛休息。

  屋里面,被留下来的人面面相觑了好久,当过了感觉快半个时辰之久,实则半柱香不到,韩大夫率先发出一点声响。

  走到范乔的面前,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我这边有很多种让人生不如死的法子。”

  话语里没说完的意思是,敢对不起苏迎春,他有的是办法折磨范乔而不为人所知。

  范乔领会了韩大夫的意思,用力的点头,跟他保证,“我绝对不会让您有机会的。”

  韩大夫相对满意的拍了拍范乔的肩膀,朝着外面走去。

  屋里的刘桂花、苏三祥、苏实秋和苏忍冬四人对视了一眼,还是刘桂花和苏三祥率先走到范乔面前,苏三祥语气有些哽咽,“我们会一直盯着的。”

  刘桂花看着范乔,好像此刻已经将女儿彻底交给了对方一样,嘴皮子抖动两下,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

  然后,两个人死死的盯着范乔。

  范乔赶忙说道,“我会保护迎春,直到我生命的尽头。”

  只要他活着,便会把人捧在手心里。

  刘桂花和苏三祥深深地看了苏迎春一眼,然后两个人一同往门口走,走到门口,突然回头看了一眼,想知道范乔在他们前后表现是否一致。

  范乔自始至终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和表情,他很多时候是有些嬉皮笑脸,但对苏迎春,他是认真的。

  那种悸动,人这一辈子,就那么一次,足以。

  没有在背后背对着他们搞些小动作,刘桂花和苏三祥才真的离开。

  屋里,剩下了四个男的。面面相觑,谁都不知道此刻是否应该开口。

  就这么,你看我,我看你,你看他,我看他……

  “刚才……”直到现在,范乔还觉得非常的不真实,生怕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是他幻想出来的画面。

  “就是你现在脑子里所想的那样。”苏实秋说不出来现在的感受,欣喜又心酸,一时半会没办法对着范乔说出恭贺并叮嘱的话语。

  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看了许久,才幽幽的说了一句,“我先去休息。忍冬,范乔哥交给你来安排。”

  就慢了一步,苏忍冬便错过了先一步离开的机会,在大哥的威力之下,听话的点点头。

  等苏实秋走了,才看向范乔,特别幽怨,“范乔哥,你跟我来吧。”

  本来还觉得范乔哥挺好的人,现在看范乔,总是觉得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爽,有点儿想给他来几下。

  原本在他们家最让人戒备的易苍梧都变得比范乔可爱多了。

  瞧着苏实秋和苏忍冬两兄弟对范乔的态度从亲密转变到带着点疏离,易苍梧一瞬间不那么羡慕范乔。

  只是一瞬间,总的来说,还是羡慕的不要不要的,虽然跟好朋友之间的关系还需要一点点的时间来缓冲,但他已经得到了苏迎春的同意。

  他厚脸皮参与其中是有用的,最起码知道了一点,在苏半夏他们家,有一个很郑重的求娶过程。

  也不知道苏半夏的脑子是怎么想的,安排了这么一出。

  “苍梧哥,麻烦你关一下门。”屋里另外一个能帮忙的人,便只有一个易苍梧。

  “好。”易苍梧答应下来,“你先出去,我跟着你一起。”说着,拿了东西,与苏忍冬和范乔一道,最后一个出房间。

  走出房门,范乔大大的出了一口气,然后突然间扶着墙,抖动肩膀。

  走着走着,身边都没有人在,苏忍冬回头一看,不明所以的看着范乔,随后无措的看着易苍梧。

  这个时候是什么情况?

  范乔哥这是,在疯狂的笑还是在哭呢?

  易苍梧轻轻地拍了一下苏忍冬的肩膀。

  苏忍冬看过去,指着范乔,想从易苍梧这边得到判断。

  “弄起来不就知道了。”说着,易苍梧一把抓住范乔的肩膀,将他的身子给转过来。

  见到范乔的模样,苏忍冬真的一个没忍住,伸出手,狠狠地拍了一下范乔的胳膊,恨不得将人给打死。

  “哎哟。”轻轻的呼了一声,范乔憋住笑意,看着苏忍冬,“好了好了,我不笑了。”

  “哼。”苏忍冬冷哼了一声,“快点跟上,不然不管你了。”真的是一个让人糟心的哥哥。

  他不开心,他居然还笑得出来。

  范乔收起笑,跟上苏忍冬的脚步,“等一下,等一下。”

  苏忍冬停下脚步,“还有什么事情?”

  “我的东西。”范乔赶忙说道。

  苏忍冬跟易苍梧说了一声,带着范乔去楼下找他的包裹,也不知道范乔是怎么藏得,他们两个人有一起,居然在大厅里找了半柱香的功夫。

  找到了东西,苏忍冬把人带到他们房间的隔壁,又带着人去洗漱一番,这才把人给安排好。

  乡下地方,跟在县城不一样,如果主人家晚上没有安排任何的活动的话,客人也只能留在房间里睡觉,等着明天的到来。

  本来呢,苏实秋和苏忍冬在回来的路上计划好了,今天晚上多了一个范乔哥,他们有四个男生,可以玩一点男生们的游戏打发时间。

  结果呢,计划赶不上变化,范乔哥突然来了这么一下,两兄弟内心遭受巨大的冲击,完全没有了做游戏的心情。

  回到房间,怎么都没办法平息心情,苏实秋实在是睡不着觉,夜色中,披着衣服出来。

  跟苏实秋一样睡不着的,还有苏迎春。

  月色下相遇于阳台之上。

  虽然知道姐姐总有一天会嫁给别人,当这一天真的到来的时候,苏实秋一下子控制不好他的心情。

  “姐……”喊人的声音比平常说话的声音软和不少。

  月色下,苏迎春朝着苏实秋招招手,示意他过去一点。

  走进,还没说上两句话,另外一个人影出现在门口,吓了两人一跳,还好发出声音比较快,才没有发出惊叫之声。

  “姐,实秋,你们两个也没有睡着啊。”比往常更早一点回了房间内,躺在床上,辗转反侧。

  无法入眠,透过窗户看到外面月色正好,不如出来透透气。

  走到阳台的门口便看到有两个人影,走近一看,是她熟悉的人没错。

  “你也来了。”苏映出轻轻的说道。

  夜色中,轻轻的点头,怕人看不太清楚,赶忙说道,“是的,也过来了。”

  苏映出伸出手,将苏半夏往她的身旁拉了拉。

  “我……”

  她有点儿希望半夏能够一起分享她的喜悦与矛盾,但话语到了嘴边又不是知道怎么往下说。

  现在的半夏,应该也没办法体会她的想法。

  “姐,不管做什么决定,只要是你觉得应该做的,那就去做。”苏半夏先一步发声。

  她睡不着,不是因为苏迎春做了什么决定。

  苏半夏的心情跟苏实秋很像,替苏迎春开心的同时,都有一种姐姐被人抢走了的错觉。

  明知道自己所想的是多余的,可就是忍不住多想,思来想去,越想越多,越是觉得难以入眠,最后只能出来散散步,纾解心中的郁闷之情。

  但所有的郁闷,在看到苏迎春的时候消失不见。

  姐姐永远都是姐姐,他们之间的血缘关系是斩不断的。

  握住苏迎春的手,传递她掌心的温暖,让那个被她握住双手的人觉得自己是被需要的,是幸福的。

  有苏半夏和苏实秋在身旁,苏迎春心中的那一点点的不确定,在感受到苏半夏掌心温度的时候消失不见。

  诚如半夏平日里反复跟他们强调的,想做什么事情,只要是可以做的,那就勇敢的去尝试。

  不用去想未来会怎么样,他们应该看得是当下。

  人,活在当下才是他们最应该去做的。

  “谢谢你,半夏。”苏迎春真挚的说道,转头看向旁边的苏实秋,“谢谢你,实秋。”

  苏半夏和苏实秋对视一眼,姐弟两人一同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随后一同看向苏迎春,“姐,不用谢。”

  他们,接受苏迎春的感激。

  姐弟三人,相视一笑,月色之下,每一个人的笑容都是那么的温柔、闪亮。

  察觉到了什么,苏半夏突然间抬起头来,往屋顶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隔了一小段距离,银辉下对视,苏半夏的心跳漏了半拍。

  披着银光的那个人,仿佛是九天之上的仙人。

  看的不是特别的清楚,可苏半夏就觉得自己看明白了易苍梧眼眸中的光芒。

  那是一种珍视的眼神,印刻在她的心上。

  “半夏,你在看什么?”苏实秋率先顺着苏半夏的视线看过去,那边,除了月亮的光辉,什么都没有。

  不知为何,苏半夏有点儿想笑,嘴角微微的勾起,跟苏实秋说道,“看那边的月光,好像比旁边都要好看。”

  苏实秋对比的看了两眼旁边,怎么看都没有差别,好像都是一样的,半夏怎么会看出来不一样的地方。

  “走吧,时间也挺晚的了,我们进去休息,明天还要起来忙碌。”庆祝是今天的,惊喜也是今天的。

  只要明天还能爬的起来,就要努力奋斗,拼搏向上,一刻都不能停下来的那种。

  为了姐姐的家世背景更上一层楼,苏实秋要努力考取功名,苏半夏则是要努力想办法赚钱。

  莲蓬摘了一批,明天就送到县城去卖了。

  “好。”苏迎春和苏实秋躁动的心冷却下来,然后,困意袭来,打着呵欠,与苏半夏一同进了屋,回了各自的房间。

  苏半夏进了房间,从窗户口探出脑袋,看一眼外面的月色,随后放下床幔,躺好,休息。

  屋顶上,跟苏半夏对视上的人,脸上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一眼万年,传递他的感情,也从对方那里,收到反馈。

  伸出手指,轻轻地碰了一下脸皮,也不知道在屋顶上坐了多久。

  易苍梧是被来找他的安甲发现在屋顶上的,赶忙将人驾着从屋顶上下来,送回房间。

  真的是一个让人不省心的主子,腿脚不方便还到处乱跑,跑什么跑,不知道他们会担心吗?

  “我的脚我知道,有韩大夫的药,已经完全恢复了。”每天药敷着,还有苏半夏的爱心药膳,他的脚早就好了。

  安甲才不管这么多,他只记住了苏半夏盯着的另外一句,用来反驳易苍梧很好用,“主子,苏半夏小姐说过,你得好好的休息,主意用脚的时间和力度。”

  “也是,半夏说了,我今天走的路已经足够了,接下来可以好好地休息,坐在旁边看着你们两个忙碌。”

  “是是是是,早这样就很好,主子应该哪里都不要动,有什么需要喊我们,我们没有回应的话,不是还有玉琴他们四个丫鬟。

  回了房间,易苍梧突然间说道,“安甲,你有没有在晚上欣赏过月亮的颜色。好亮,好美,好像有人在心间洒下一道光辉。”

  “又美又暖。”

  安甲扭头,深深地看了陷入自己幻想中的主子,随口敷衍的说了两句,“我没看过,主子见到的,一定是最特别的月光。”

  “对,你说的没错,就是特别的月光。”想到月色下的苏半夏的模样,易苍梧嘴角的笑意怎么都藏不住。

  还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这是他们两个人的小秘密,没第三个人知道,就算安甲询问他也不会跟他多少的,不过,可以让他羡慕羡慕。

  安甲可不知道自家主子心里都在想写什么,只想赶紧的把这个喝了点小酒,酒后反应来的比较晚的人给送回房间去。

  易苍梧的酒品很奇怪,酒量不是很好,明明是个一杯倒,却不会当场发作,通常会在喝完酒一个时辰之后开始。

  他和安甲,一个去给易苍梧弄洗脸的水,一个去拿喝的水,等两个人回来,发现人不见了的时候,他们那叫一个担心啊,生怕易苍梧干出点什么事情来。

  好在,易苍梧也不会有别的特殊的行为,顶多找一个高的地方坐着。

  “主子,回屋里休息了。”说着,扶着易苍梧回房间。

  回去的一小段路,易苍梧整个过程都乖乖的,特别听话的那种,丝毫不需要安甲多操心。

  将人给安顿好,安甲和安乙一同松了一口气,好在这次,什么都没有被人发现,主子还是那个英明神武的主子。

  躺在床上,易苍梧终于可以闭上眼睛,安安静静的睡过去。

  确定主子是真的睡着了,不是喝了酒之后的装睡,安甲留下,安乙轻轻的离开。

  第二天一早,易苍梧从睡梦中醒来,响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自己先微微的笑了起来。

  洗漱完毕,满屋子找人,结果找了一圈,连个人影都没有。

  “他们人呢?”

  询问从起来之后便跟着一直转悠的安乙。

  “苏小姐他们一家都出去了,徐太医也跟着韩大夫走了。”安乙跳出来,跟易苍梧汇报情况。

  易苍梧昨天晚上喝了点小酒,安乙早上去喊人了,无奈,喊不起来,担心被强行弄起来的主子给打死,便让他多睡一会。

  等主子自己醒过来,时间已经悄悄地过去。

  安乙也没想到,苏实秋和苏忍冬昨天才考过了童生考试,苏半夏他们一家并没有松懈,今天一大早就起来忙碌。

  这不,等主子起来,黄花菜都凉了。

  “知道半夏去了哪里了吗?”昨天晚上的对视,让易苍梧看到了希望,睡觉之前,还打算今天早点儿起来,多在苏半夏的面前转悠几下呢。

  结果呢,事实总是让人难以接受。压根就没看到苏半夏的踪迹,一问之下才知道,出去了。

  安乙回道,“她们推着板车去了集市。”

  如果不是早上刚好出去的时候碰到了,他也不会知道的。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HCKC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财迷农女忙赚钱,财迷农女忙赚钱最新章节,财迷农女忙赚钱 天籁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