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小军一听,似乎听出了话外音,高兴的道:“我养我养我养。”

  “你下半年就要去县城里读书了,还能带到县城去养着?”

  “……”他这下子有些傻眼,“那怎么办?姑姑,它很可怜的,我在后山发现的,它被两只大白鹅欺负呢,差点被咬死。”

  “呜呜呜。”小奶狗似乎在附和宋小军的话,彰显着自己有多可怜。

  宋星辰抬手在小奶狗的脑门上敲了两下,沉吟片刻,“那就养着吧,不过得干活,不能吃白食。”

  “谢谢姑姑,它会看家。”

  “……”宋星辰没有回话。

  看家就看家吧,哪怕这个家里并没有什么可看的。

  “自己烧水洗澡去,再把乌骓也洗一洗。”

  “这就去。”宋小军扭头往厨房走,“姑姑,乌骓是谁?”

  “给这小崽子取的名字。”宋星辰眯着眼,手掌遮在眉间,看着头顶的天空,湛蓝如洗。

  “为什么叫乌骓?”他不解,这名字,怎么听都不像个名字,还不如叫狗蛋,虎子,小皮球这种名字好听呢。

  宋星辰叹口气,“《西汉演义》中,楚霸王项羽都一匹马,这匹马通体乌黑如缎,唯有四只马蹄犹如白雪,名唤踏云乌骓,你捡来的这只小崽子四只蹄子也是白的,就叫乌骓了。”

  “还不如叫踏云呢。”宋小军嘀咕一句,“踏云才合适。”

  “那你让它自己选。”宋星辰慵懒的回了一句。

  宋小军将小狗崽子举到面前,与它视线平行,“小狗狗,你想叫踏云吗?”

  小狗仔眨着湿漉漉的大眼睛四处打量着,没有回答。

  宋小军有些泄气,“那乌骓呢?”

  “汪汪汪。”奶萌的声音顿时响起,它知道这个家里谁说了算。

  “……”宋小军无语很久,好一会儿才将这小崽子搂在怀里,抬脚往厨房走,“姑姑,我带乌骓去洗澡。”

  午饭家里做的红烧肉,分量正好够两个人的。

  看到红艳艳香喷喷的红烧肉,宋小军这孩子差点没馋疯了。

  “姑姑,吃肉吃肉。”他捏着筷子,压抑着口水和伸筷子的欲望,催促着正在堂屋洗手的姑姑。

  小家伙很懂规矩,饭桌上人没有到齐的话,即便再饿,他也绝对不会下筷子的,这是宋大国夫妇从这孩子懂事的时候就教导的,宋小军也一直遵守的很好。

  于雪梅曾经对宋小军说过,做饭的人没有上桌,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先动筷子。

  擦干手,宋星辰坐在炕边,看着大眼圆碌碌的小家伙,笑道:“吃吧。”

  “吃肉咯。”宋小军抓起筷子,伸向了红烧肉。

  红烧肉是咸甜口的,里面用的是老冰糖,炖的时间也很足,肉质鲜嫩多汁,而且不柴不腻,放到嘴里,近乎入口即化,好吃的让人恨不得连舌头都吞了。

  宋星辰本身是个不吃饭的,但凡是身处在混沌境域内,她几乎都是不吃不喝的。

  不过宋小花这具身体很弱,体内可能是没有吃过什么油水,所以对肉类并没有多少抵抗力。

  她却有顶尖的自制力,吃饭从来不会让自己吃撑。

  七分饱过后,她去厨房里给乌骓准备午饭了,小崽子现在太小,能吃的东西有限,汤汤水水的还是有的,也因为乌骓是土狗,胃功能比起那些国外的宠物犬要强悍,过俩月,什么东西都能吃。

  抬脚在屋内摇尾巴的乌骓身上蹭了一下,“带你去吃饭,跟我走。”

  乌骓一听,顿时屁颠屁颠的跟在宋星辰身后,随她去了厨房。

  早饭做的面片汤,从里面盛了一勺汤,又将玉米饼揉碎洒在里面搅拌均匀,然后放到乌骓面前。

  “呜呜……”乌骓的小脑袋一头扎了进去,吧嗒吧嗒的吃了起来,尾巴都摇成了螺旋桨。

  见它吃的痛快,宋星辰回到炕间,瞧见宋小军正拿着馒头,沾着红烧肉里面的汤汁往嘴里塞,一盘红烧肉,她吃了三分之一不到,余下的全部进了这孩子的肚子。

  “吃饭八分饱,又忘了?”

  宋小军抬起头,嘿嘿一笑,“姑姑,红烧肉真好吃。”

  “以后会经常做,别每次都吃的打嗝。”

  “嗯,嗯嗯。”宋小军闻言连连点头,手上的动作却没停。

  这个年代,别说是孩子,大人体内都没多少油水,毕竟土地承包刚开始没两年,以前日子太穷,老百姓还真不敢彻底放开肚子吃,生怕再遇到不可控的外在因素饿肚子。

  宋星辰却不在意这个,再如何,也得保持一个健康的体魄,不然一切都是白搭。

  次日一大早,宋星辰带着宋小军,搭乘村口的客车,去了县城公安局。

  两人现在都未成年,没有办理身份证,家里只有一个户口本,户主是宋小花,然后另外一页就是宋小军的,所以改名字还是很容易的。

  事实上即便是放到三十年后,更改名字也不难,难的是改完名字之后的一系列变更手续,这些足够让你跑断腿了。

  因此如非必要,一般人是不会改名字的,谁也没有那个闲工夫。

  如今这个身体没有身份证,没有手机银行卡,前段时间让张晓东帮忙存的钱,也提前取出来,等变更身份证之后,再用新的名字去存下来。

  户籍科里的人不多,两人也不过是等待了半个小时,新的户口本就拿在手里。

  “姑姑,我的新名字是什么呀?”宋小军垫脚问道。

  “你的新名字叫宋临渊,临渊羡鱼的临渊。”

  “……”小娃娃眨眨眼,听不懂。

  宋星辰揉了揉他的脑袋,“等回家之后我教你认字。”

  他还未满五岁,读小学最早也得六岁,今年下半年送他进城读幼儿园,学校就在小学旁边,每天可以和蔡小雅一块儿行动,若是可以的话,可以让他五岁读小学,只要他能够安心听课,早点也是可以的。

  随后两人买了一些东西去了张家。

  这个时间,除了张奶奶,其他人都去上班了,张爷爷是县化肥厂的老会计,如今一把年纪还没在上班,毕竟会计这行业,年纪越大越吃香。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HCKC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八零之福运小寡妇,八零之福运小寡妇最新章节,八零之福运小寡妇 天籁小说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